您现在的位置最新游戏资讯首页 >>娱乐新闻>>正文

青葱计划一直在支持学员导演电影项目的创作推进

【拯救互联网计划】

而申瑜導演剛剛拍完了一個女性犯罪題材的作品,她對自己第二部電影的題材選擇非常焦慮。有著多年拍攝經驗的李玉導演認為:”在創作中,大背景、大主題不是重難點,重要的是明白自己想表達什麼。未來也會逐步成熟起來。”至於電影過程是否有必要面對大眾的問題,王紅衛老師給予建議:“我們要註意把控從創投拿到機會的導演作品質量,而這個品質的終點不論是哪些目標群眾。未來中國文藝片需要好電影,需要提升質量,未來中國的類型片需要好導演,如果我們把這兩件事做到了,你的問題就可以解決。“

短短四年的發展,青蔥計劃收到了1345份項目報名,放入時間軸上,青蔥將是中國青年電影創作者一個非常重要的研究樣本。

當天,中國電影家協會分黨組書記、駐會副主席張宏先生,中國文聯電影藝術中心主任饒曙光先生,中國電影導演協會會長李少紅導演,中國電影導演協會副會長、青蔥計劃理事長王紅衛老師,中國電影導演協會執委管虎導演,中國電影導演協會執委李玉導演,陳思誠導演,鄭大聖導演,袁媛導演,一禾影視董事會主席陳少春先生,一禾影視CEO王子鯤先生,鴻一(北京)文化董事長盧岩先生,鬥進文化傳媒董事長修曉永先生,國韻文化董事長任曉鋒先生,鳳凰傳奇影業總裁蔣浩先生,雲南民族電影製片廠廠長趙春明先生,瀟湘電影集團有限公司副總經理歐陽翀先生,融創文化集團總裁、融創中國控股有限公司執行董事孫喆一先生和融創文化集團王星、孫放先生,七印象董事長、著名演員梁靜,青蔥計劃總監付佳,青蔥計劃總製片人侯曉東,以及青蔥計劃的5位青年導演代表申瑜、德格才讓、郝飛環、梁鳴、葉謙等業界嘉賓出席論壇。

青年導演的成長並不能一蹴而就,在電影創作這條漫長的道路上,如何幫助青年導演的項目落地?如何建立處女作與觀眾之間的連接點?如何打破創作視野拍攝藝術性與商業性兼備的電影作品?這些問題,在青蔥計劃都能得到解決。

我們可以看到當前的電影創作領域,新人導演已經不僅僅局限於學院派出身的“生力軍”,還有很多半途出道的“闖入者”。對此,作為從演員成功轉型為導演的陳思誠表達了自己的看法:“藝術本來就是百花齊放的,類型、商業還是文藝堅持自我就好。”

而緊接著,青蔥計劃理事長王紅衛給在場各位嘉賓介紹了青蔥計劃的整體流程:“我們每年從報名徵集開始啟動,初審30強、覆審選出15強進入劇本工坊,這期間會邀請業內5位業內頂級編劇每人負責三個學員劇本的指導。隨後邀請影評人,製片人,選片人三審選出10強進入導演訓練營階段。導演訓練營我們會募集資金讓學員拍攝兩輪短片,即命題短片和創投短片,導師會根據他們的創作狀態和特點進行指導。隨後的創投會,導師也會參與,後期還會做為監製參與學員作品創作。四屆青蔥計劃,累計100多位行業導師參與各個階段工作,幫助學員作品在每個階段都有一個質的飛躍。”

其實,每一年青蔥計劃都集結業內最豪華陣容的導師團為學員導演培訓指導。論壇嘉賓管虎導演、陳思誠導演、李玉導演、袁媛導演都擔任過青蔥計劃的導師。

作為新人導演,往往帶有很多困惑。而作為一位跨界導演,葉謙的疑惑在於:這個時代究竟需要什麼樣的導演?李少紅導演分享了自己的看法,“時代變了,影視行業發展很快,院線、電視臺、網絡平臺等不同的渠道,每年都有大量的機會給到新人導演們。而青蔥計劃要做的就是,不限制類型、題材,不限制文藝、商業,給各種類型的人才創造機會。”

而袁媛導演剛剛完成新作品,對於拍攝第一部電影,她深有感觸。袁媛總結了第一次做導演的經歷,直言拍攝電影非常難,因為不只有拍攝、創作、還有溝通和協調。同時,她表示非常榮幸參與青蔥計劃,和學員導演每一次交流的過程,都是一種學習和汲取的過程。

而對於年輕導演們感興趣的科幻題材 ,如何拍好這一類型,袁媛導演做瞭解惑:“科幻電影一定要有立得住的世界觀,在世界觀體系下要有情感落地,同時能關照現實,這三個元素是拍好科幻電影的基礎。《三體》是在國際上都被肯定的科幻作品,這樣宏大的作品,創作起來註定非常艱難,但我永遠對這樣的作品保持期待。”

管虎導演也多次參與青蔥計劃,他認為:“在這裡對電影的熱情和夢想不重要,因為所有學員都是帶著夢想來的。但是能清晰的判斷自己、解決問題的能力以及堅持作者性,是我最為看中的特質。”

四年來,諸多導師共同見證和參與了青蔥計劃,盡全力幫助學員導演完成處女作,挖掘他們的潛力。管虎導演和青蔥學員高臨陽合作《團圓日》,經過前期一年多的籌備前不久剛剛殺青。陳思誠導演和青蔥學員姚文逸合作《唐人街探案》網劇,拍攝中配備一流幕後團隊,並予以全面的指導,而姚文逸的院線電影《野摩托》也在陳思誠的監製下積極的籌備。李玉導演支持申瑜創作《兔子暴力》,和另一位監製方勵一起保護這位年輕的創作者。

真知灼見,行業導師助力前行在論壇討論環節中,各位嘉賓都從各自經驗出發,圍繞當下中國青年導演的現狀,以及如何更好的培養青年電影導演等話題展開討論,並暢所欲言,各抒己見。

面對各式各樣的扶持計劃,青年導演獲得了比以往更多的機會,但也面臨著比以往更多的考驗。論壇現場幾位導師都不建議青年導演隨波逐流,為創投寫劇本,為創投轉變做電影的初衷。

梁鳴導演對電影主題和創作的關係感到困惑。管虎導演直言,參加創投或者文本創作階段,作品的主題思想必須要明確,否則很難和很多人講清楚自己的故事。同時陳思誠導演補充道”好電影都是一句話能說明白的。”

青蔥計劃論壇上,中國文聯電影藝術中心主任饒曙光上臺致辭。他特別感謝大家對金雞百花電影節的支持和關註,他在致辭中說到,今天的論壇主題是發掘、培養、傳承新人,這是中國電影家協會的根本職責之一,和青蔥計劃一樣,協會會不斷重視對青年導演人才的培養。他強調關註電影行業、關註導演創作、關註新人導演成長是協會過去和未來不斷堅持的初心。金雞百花電影節邀請眾多青年導演帶著他們的作品,來到金雞百花電影節,參與影展、論壇、創投環節。

李玉坦言導演藝術和商業平衡很難,她認為學員應該首先明確自己要的是什麼,不要急於創作“破圈”的爆款作品。

李玉導演認為創作具有兩面性,青年導演個人表達能否和她產生共情、創作理念相似是吸引她的首要條件,而和她有相反世界觀的作品同樣也能吸引她。袁媛導演最後表態,她會首選最能打動自己的導演合作。

陳思誠導演2019年11月22日,由中國文學藝術界聯合會、中國電影家協會、廈門市人民政府主辦,中國電影導演協會等承辦的“第28屆中國金雞百花電影節主體論壇,青蔥計劃——中國青年電影導演人才的發掘和培養論壇”(以下簡稱青蔥計劃論壇)在廈門舉辦。

李玉導演是第一屆青蔥計劃的導師,她表示聽到這個計劃的時候,直接贊道中國終於有扶持青年導演的平臺了。“我非常替青年導演開心,也很羡慕,為什麼我開始拍電影的時候沒有這些好福利。而且青蔥計劃的學員作品都非常有特色,類型也豐富。參與青蔥計劃的過程,也是一次難得和青年導演碰撞的機會。”

中國電影導演協會會長李少紅導演在講話中特別感謝了國家電影局、金雞百花電影節和社會各界對青蔥計劃的大力支持,並表示非常榮幸青蔥計劃能第三次受邀在金雞百花電影節舉辦主體論壇活動,非常感謝每一位到場的領導、嘉賓、導演、青蔥計劃導師和影視投資公司、製片公司代表出席本次青蔥計劃論壇。她強調一直以來青蔥計劃都在探索如何培養新人導演,中國電影導演協會有能力、責任和義務,將豐富的行業經驗分享給青年導演,幫助他們從“小蔥”長成“大蔥”。過去四年青蔥計劃累計有12部作品完成製作,有6部作品獲得國內外大獎。她也相信未來在各方面的支持下,青蔥計劃會越辦越好。希望青年導演創作出更棒的作品,為電影事業發展貢獻力量。

論壇現場,王紅衛總結到過去四年已有20個項目從青蔥計划走出,而且成活率已經過半。但他強調青蔥計劃的目的既不是招募導演、也不是招募項目,而是務實的扶持青年導演拍出好作品。

青年對話,青年導演走出重圍過去幾年,青蔥計劃一直在支持學員導演電影項目的創作推進,學員們也不負重望,不斷在國內外電影節上嶄露頭角。

袁媛導演剛剛完成第一部作品,她以自己舉例,新人導演處女作邁出第一步,並堅持拍出完整作品就是最閃耀的一點。另外她覺得作為新導演,情商要高,溝通也是一種藝術,也是對導演創作最大的考驗。

陳思誠導演以凱文費齊和趙婷的合作舉例,認為第一部片子非常重要,趙婷導演就是憑藉《騎士》叩響好萊塢巨制的大門。他希望青年導演能堅持自己的初衷和想法,把自己展示出去。並著重強調:“導演不是個名詞,而是個動詞,導演不是工作,而是衝動。導演心中存在強大的表達欲和征服欲,才能把拍電影這件事兒做好。青年導演一定要相信自我、狼性、內心強大非常重要。”

李少紅導演表示:“中國電影導演協會的宗旨是承上啟下。何為承上?就是繼承和弘揚前輩導演的創作精神。何為啟下?就是為中國電影行業培養新人導演。這是中國電影導演協會的使命和責任。”導演之所以稱之為導演,只因其拍過電影,而扶持導演拍成電影則需要調動全產業鏈幫助,非一人之力能完成。而青蔥計劃能有現在的成績,是聚合了中國電影導演協會近400位會員導演和多個行業頂尖公司共同的心血,才做到的。

陳思誠導演是主動來參與青蔥計劃,作為《唐探》系列的出品人,他尋找能拍攝能續拍《唐探》系列的新人,也急需能拍攝類型片的新血液加入創作。“唐探宇宙已經初步搭建出雛形,我們需要好的類型片導演出現。”同時他認為中國電影要想真正健康發展,一定要後繼有人。青蔥計劃正滿足了行業發展的剛需。

談到參與青蔥計劃的感受,管虎導演表示當初不太相信世界上有像青蔥計劃這樣的扶持平臺。“後來,我和梁靜都參與了第三屆青蔥計劃,發現它不經營導演、不經營作品,就是一個呈上啟下傳承新人的公益平臺。”他在現場講,當時幫助青年導演過程,也是自己汲取營養的過程。他對王紅衛老師和李少紅導演直言:“這件事最好不要斷,要一直持續下去。”

堅持自我,勇於求新成長不可能是一帆風順,更何況導演本身是有門檻的,幫助青年導演完成蛻變這條路上,有很多問題是新人導演必須要面對的。而現場嘉賓結合自己的經驗,給青年導演們分享了一些自己的經驗。

青蔥計劃也不僅僅是引導和培養新人導演,還是優秀電影人之間的共振。導師和監製只是青年導演的引路人,不是“保護傘”。

德格才讓導演對陳思誠導演的電影系列化創作、題材和市場兼顧的問題非常感興趣,陳思誠導演為他分享道:“首先,我認為文化這種產品非常重要。產業就像這個行業的土壤,產業做得越大越好,我們才能有更多的包容性,能包容更多的文藝片、類型片、商業電影等等各種電影。因為我們就是依靠這些產業的魚,我們跟產業就像魚和水的關係。但我覺得美國電影之所以他的產業能做到那麼大,有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跨界影響,就像迪士尼作為美國五大公司第一名,他每一年的經濟財報其實是全球收割票房,大家都知道去年最賣座排第一就是《復聯4》,每一年對票房的依靠才只占年報不到30%,剩下收入全部來源於樂園、衍生品,來源於授權,來源於“內容+”的那一部分。第二個關於結合的問題,其實我覺得這個挺難分析,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特別獨到的天賦,我的天賦就是如此,就是乾這個事。我們不要低估自己的天賦,不要因為惰性和其他東西低估了自己的天賦。我們有一定經驗的人如何發現真正具備天賦好苗子,讓他們少走一些彎路,這是青蔥計划走到現在最重要的一個環節。”

年初,國產電影里有一部讓影迷叫好的作品《過春天》,來自白雪導演,這部電影就是通過青蔥計劃的培養最終完成並登陸院線。除此之外,青蔥計劃還有一大批優秀的學員導演的作品正在陸續等待與觀眾見面。活動現場,郝飛環、梁鳴、申瑜、葉謙、德格才讓五位青年導演與導師們展開對話,並分別講述了自己的影片以及來到青蔥計劃創作感受。

作為培育青年導演人才和孵化青年導演項目為一體的專業化扶持平臺,青蔥計劃已經走入第五個年頭。面對各種青年導演扶持計劃相繼涌現的局面,青蔥計劃以自己獨特優勢與核心價值持續被業內肯定。

青年導演的創作視野存在一定的局限性和同質化。指導學員的過程中,如何讓導演多多自我審視,幫他們補足作品的深度和厚度,是青蔥計劃導師的重要責任。

李少紅導演認為創作中應該專註個性化的個人表達。她建議學員在拍攝中儘量呈現作品的初創期最原始面貌,“這應是導演最該堅持的東西,最能看出一位導演的潛力。”王紅衛總結青蔥計劃學員的特點:“多樣化是最顯著的特點,首部電影完成度較高是第二個特點,而四年來學員作品越來越個性則是第三個特點。而這些都是我們希望能保持下去的趨勢。”

而困擾郝飛環的問題是:新人導演如何尋找製片人?王紅衛老師為他做瞭解答,“其實現在業內缺乏成熟的、專業的製片人。”郝飛環的問題,其實是對青蔥計劃很好的建議,他藉著金雞百花電影節的盛會,呼籲業內專業製片人可以多多關註青年導演,同時非常歡迎他們未來能參與青蔥計劃學員的項目。”

广东内衣大盗恩比德0分全球最大造船集团网易向员工致歉胡歌吴磊同框张译评价胡歌1头牛168万人民币配阴婚被公诉冰雪奇缘2票房俄舰队地中海演习贝克汉姆龙妈合影马思纯回应肚子争议男子骑马追尾轿车邱淑贞女儿封面奥特曼加入漫威吴永宁坠亡案宣判成龙公布三部新片贝克汉姆龙妈合影新英雄厄斐琉斯广东内衣大盗校服收费2300元大理洱源发生地震范冰冰为李晨庆生深圳绝杀新疆波司登销售遇冷一架飞机刚果坠毁易烊千玺借书超时男子骑马追尾轿车崔始源道歉獐子岛已暂停播苗